马云清退“傻白甜”:好老板,从来都不是好人

薪人薪事企小薪 18小时前

来源 | 德哥白话(id:sdl723015)

作者:史德良

小薪说

评价一个好老板的标准,不是看他的员工有多么舒服,也不能完全看员工对他的主观评价,而要看他的员工,在同行内的竞争力,以及离开公司之后的升值能力。

那么,你认为的好老板又是怎么样的呢?

因为公司 4 月份的人事变动,有些员工很疑惑。所以,五一放假之前,大家开了一个简单的小会,核心话题就是一个:好人与好老板。

一个好人大概做不了好老板

一个好老板也大概不是一个好人

我觉得【felt】,包括【included】公司员工在内,大多数人是把好人与好老板划等号的。因为这个人事变动,估计有些员工开始【appeared】质疑我是不是一个好人,是不是一个好老板,甚至会觉得【felt】我很难捉摸。

社会上,很多人一直用做事先做人的古训,来告诫所有【all】的老板,先把人做好,才能做一个好老板。

果真如此吗?

恰恰相反,我认为,在很大程度【 dù】上,好人与好老板是矛盾的,对立的,冲突【conflict】的。一个好人大概做不了好老板,一个好老板也大概不是一个好人。

为啥?

我们通常所说一个好人的标准或者样子,是指这个人比较包容,大度【 dù】,平和,乐于助人,等等这些优秀的为人品质和性格。

而我们所说的一个好老板,大概是指公司经营状况良好,产品【chǎn pǐn】和服务【fú wù】对社会有所贡献,合理交税,员工福利优厚,对顾客诚信负责【Responsible】。

这样【then】比较下来就可以【can】发现,一个好人主要【zhǔ yào】是他人的主观评价和感【sense】觉,而一个好老板更多是从做事的客观结果来看。

一个好老板,

大多数都是逆人性的

记得互联网上曾经有几篇热文,一个就是马云和史玉柱讨论【tǎo lùn】该不该【never should】开除公司小白兔一样的员工。

像小白兔这样【then】的员工,乖,听话,但是【But】没有创造力,没有工作【work】主动性,很难对公司有贡献,但也不给公司添麻烦,不惹事。

马云认为,这样的员工在公司内特别容易繁殖,所以必须要开除。

史玉柱起初是犹豫不决,但反复思考自己【zì jǐ】公司的经营现状后,最终公开赞成马云观点,并且在公司内果断的执行了。贯彻了他一以贯之的观点:认功劳不认苦劳。

记得还有一二篇引起职场与商场人士热议的文章,具体的题目已经【yǐ jing】不记得了,大概就是这样的意思:宽容的公司最后都死了;装逼的老板都消失了。

说实话,最近公司离职的几个人也让我很纠结,从人的角度来讲,这些人都非常好,性格平和,与同事和谐相处。但是【But】从做事的角度,他们的性格,或者能力,又不适合所在的岗位。

所以,我觉得为员工也好,为公司也好,从长久角度考虑,还是要尽快的结束【End】合作【hé zuò】关系。

好人做不了一个好老板,好老板也很难做个好人。因为做好人是顺着人性的,而一个好老板大多数都是逆着人性的。

顺人性的事,会让人觉得舒服温暖,马上就能够接纳,如沐春风。而逆人性的,很多时候【When】如寒风刺骨,让人本能抵触和逃避,最后是经过利益权衡,甚至是被迫才会接受【accepted】。

在现实生活中,顺人性和逆人性的事情【shì qing】,比比皆是:比如,睡到自然【natural】醒是顺人性的,定闹钟规定时间起来是逆人性的。比如,一个孩子,随他自然【natural】的玩,自然的睡,自然的吃,是顺人性的,一般不会遇到抵触。但是,让她开始【appeared】去幼儿园,开始学琴,开始练字,开始上学,都是逆人性的,往往一开始都受到强烈的抵触和拒绝。比如,一个人随意吃喝,睡觉,玩乐是顺人性的。但是让一个人节食,坚持健身,是逆人性的。

现实日常生活中尚且如此,在公司的经营和管理【managing】当中,一个老板所做的事情【shì qing】,可以【can】说 90% 以上都是逆人性的。比如,公司的各种管理【managing】规章制度,都是逆人性的,都会让人本性觉得不舒服。比如,公司的 kpi 考核,业绩奖惩制度,一样让人有压力,不舒服。

在现实中,我们很多人往往把好人和好老板,混合在一起【stay】【with】,让老板们无所适从。

她表示,2011年加拿大人口普查数字显示,加拿大少数族裔人口共有630万,但至2031年加拿大少数族裔人口估计会达到1,280万人,即每3名加国人中就有1人是少数族裔人士,而当中华【Chinese nation】裔估计会占270万人。
他们交不起到乐社演唱每首歌至少要20、30元的费用,只好走上街头。
一脸悲戚的卓仪林在律师阿波罗和布鲁克林社联会会长费小莲陪同下出席记者【jì zhě】会。
他曾担任佛罗里达管弦乐团的音乐【yīn yuè】总监,并获巨大成功【chéng gōng】。
嘲弄华人说英语带有口音,当然还有2007年4月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在纽约的两名【two】电台DJ在节目中打电话到中国【zhōng guó】餐馆恶作剧,说要一盘鲜虾炒“跳蚤”(shrimp fried lice),藉此取笑华人的rice(米饭)与lice(跳蚤)发音不准。
加拿大联邦移民部公布明年移民配额,计划【jì huà】接收24万至26.5万个新移民,其中经济【economic】类移民占63%。

所以我们经常会看到网上讨论【tǎo lùn】关于公司有没有人性,老板有没有人性这种事。

实话实说,以我曾经在所谓大公司打工的经历,也以我 20 年来小公司创业的经历,在员工跟公司关系上,我是一个悲观主义者。

我很难相信【xiāng xìn】,让大多数员工跟公司和老板,能够站在利益一致的角度,把公司当成家,当成与自己【zì jǐ】利益相连、命运相关的共同体。从而主动工作【work】,主动承担责任,主动面对风险和压力,主动提高业绩,主动自我管理。

我坚定的相信【xiāng xìn】,能够有这种主动性的,一定是公司为极少的一部分人。而这极少的一部分人,往往会成为【Become】公司的支柱,能够让公司取得跨越性的进步,也能够在公司遇到危机的时候【When】共度难关。

但是,这样的人可遇而不可求。例如马云创业的十八罗汉,例如史玉柱二次创业的几个支持【support】者。

包括【included】我自己,大多数老板肯定没有马云和史玉柱的个人魅力与才华,所以也不要【bù yào】太多奢求身边有这样的支持【support】者。

如果有,万分珍惜。如果没有,也当做正常。

真正的好老板

是让员工有更强的竞争力

其实在很多的时候,公司的利益跟员工的利益,不仅【not only】很难一致,而且【but】会互相冲突【conflict】。

比如,从公司的角度出发,可能【would】是希望【xī wàng】员工主动加班,提高工作业绩。但是在员工利益的角度,员工希望【xī wàng】休息时间越多越好,或自我娱乐,或陪伴家人。

比如,从公司的角度,往往是希望节约经营费用,提高公司盈利指标【indexes】。但是对员工来说,都是希望公司在费用报销、福利制度越多越好,越宽松越好。

还有一点,就是在公司的人际关系上,老板的角度和员工的角度也很难达成一致。

老板当然希望公司人际关系简单和谐,团结一致,异口同声。而在工作上较真负责【Responsible】,互相竞争,互相 pk,共同进步的。

而员工大概是希望倒过来的,在工作上互相应付,互相和谐。而在人际关系上,又往往同床异梦,勾心斗角,结盟拉派,各种公司政治层出不穷。

一个公司,如果弥漫的气氛是你好,我好,大家好。这样的公司,谁会较真的对待工作,有谁会认真的对待考核,这样的公司还有什么生命力和竞争力?

你有你的岁月静好,世界【world】自有沧桑巨变。

作为一个公司,首先是市场竞争的主体,每天要面对不同的市场竞争者,必须保持持久的活力,持久的更新,才能够面对市场的竞争,而生存发展下去。

作为一个人,其实从生下来那一天开始,也是这个世界【world】的一个竞争主体,上学要竞争,工作要竞争,恋爱【love】要竞争。

我理解的好老板,不应该【yīng gāi】看他的员工有多么舒服,也不能完全看员工对他的主观评价。而要看他的员工,在同行内的竞争力,以及离开公司之后升值能力。

一个好的老板,不应该【yīng gāi】是保姆,什么事情围绕着员工转,有巨婴症的员工不应该留在公司。

好老板应该是严格的教练,让员工能够在有限的时间得到快速的成长,能够得到潜能的开发【kāi fā】,能够在离开公司之后,获得更好的发展机会【jī hui】。

因为,每个人都要在这个社会中争自己的生存发展权,争自己的物质食物【Food】链。

就像一根玉米棒,有的人吃最好的一部分玉米粒,有的人只能吃一点尾部玉米粒,也有的人只能吃别人丢弃的残渣剩余。

国家如此,公司如此,个人如此。只要来到这个世界,就没有人能逃得过。

所以,最轻松自在的流浪汉,享受的是无拘无束,就只能吃垃圾堆里的食物【Food】。

当然,追求精神食物链的网红流浪汉沈大师例外。他的境界在流浪汉当中肯定不足 0.1%。

这是公平,这是应该,这是自然。

版权信息 | 来源:德哥白话(id:sdl723015),作者 :史德良,网名得道哥,多年市场营销实践者,20 年连续创业者。目前在做敏感肌化妆品,探索新零售转型之路。


薪人薪事企小薪网站地图 手机端
以上内容由“薪人薪事企小薪”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comment】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