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们心有林夕,能否共用一滴眼泪

朗读者 昨天<zuó tiān>

文章经余乐鲜声授权转载(id:mrsing2018

01

三十多年前的香港,我没有去过。

一人扛鼎港乐词坛半壁江山,那该是他最负盛名的年代。

1961 年的冬天,林夕出生于香港,那时还名梁伟文。

在他的母亲和他之前,他的父亲还有其他<qí tā>两个妻子与儿子,即便天赋异禀,却也没有办法博得更多的宠爱<ài>,而且<but>他的父亲有严重躁郁症,性格无常,很容易随时暴怒。

他最先尝试的反抗是叛逆,在风中飞速飙车,嗜烟如命,他也参加过乐队,也穿夸张的朋克衫,招摇过市的奔跑在路上。

后来对文字的热爱<ài>又将他拉回学校<xué xiào>,他自小成绩优异,顶着香港状元的头衔去了香港大学文学院进修,硕士肄业。

最羡慕<xiàn mù>他的是,二十来岁的浪子回头。

02

他曾经豪言:" 填词第一,身体第二,爱情‘假装’第三 "。

可见文字对他多重要<important>,当他还是梁伟文的时候<shí hou>,便尤其钟情于苏轼,最后却活成了世人心中的柳永。

" 古时凡有水井处,即能歌柳词 ",现在谁的歌单里,没单曲循环过一首林夕呢。

因为太崇拜香港填词人林振强,所以他取了前辈之林为姓,在翻阅《红楼梦》时,认为梦字特别好," 原来林字下面有个夕阳,意境可以<can>这么美,这么漂亮。"

便又取了夕为名,最后确定改名林夕,他的粉丝都叫他为 " 夕爷 "。

让 " 夕爷 " 这个称呼广为流传的,还得提到另一件趣事。

2008 年的台湾<tái wān>第 19 届金曲奖颁奖典礼上,罗大佑、周华健、李宗盛三人罕见同台,一时间看客无数。

最先上场的是周华健,主持人报幕:真正的大哥级的表演。

一曲《明天我要嫁给你》终了,周华健谦虚的说:

不敢当什么大哥,给你们介绍我的老师<teacher>兼朋友,李宗盛先生,他才是大哥。

李宗盛穿着一身黑抱着一把明黄色吉他笑嘻嘻的从台阶上走下来,聊着天顺带插播广告替周华健宣传了一下演唱会之后,也特别矜持的说,我只是一个见过大场面的幕后新手,大哥上面还有大大哥,你们听我的歌长大,我听他的歌长大。

于是在《鹿港小镇》的背景节奏中音乐<yīn yuè>教父罗大佑先生上了台,他说:

说到大哥,我就想起有人叫林夕夕爷,我特意打了电话向他求证,林夕在电话里回:好几年啦,你觉得<jué de>怎么样,罗公。

没多久纵贯线乐队诞生,他夕爷的名号也不胫而走。

03

后来有人说:

在现在的华语流行词界中,有天才有人才<牛B人物>有鬼才,但只有林夕是神。

提及林夕,听歌的用了情,会心照不宣的觉得<jué de>:

他不认识<known>我,但是<dàn shì>他是最懂我的人。

嗯,虽然他是一个作词人,却在我们心里开了无数场演唱会。

某次香港乐坛颁奖典礼上,主持人在给林夕颁发最佳作词人奖项的时候<shí hou>,他的获奖作品有一百多首,主持人足足念了几分钟。

王菲,陈奕迅,容祖儿,杨千嬅,张学友,古巨基,黄耀明,张国荣……

填词人和歌手缺一不可,他站在香港乐坛一众歌王歌后的背后,相互成就了对方,亦成就了自己<his>。

" 如果向一个从未接触过港乐的人介绍港乐,最该说起哪些人与歌 ?"

这是知乎上的一个问题<foul-ups>。

热门答案是:《林夕字传》。

原来我非不快乐,只我一人未发觉

如能忘掉渴望,岁月长,衣裳薄

无论于什么角落,不假设你或会在旁

我也可畅游异国,再找寄托

这首《再见二丁目》源于他的一段真实经历,林夕和一位故人相约东京街头看电影,等了又等,那个人却并未赴约,穿街过巷,一场空欢喜,有感<gǎn>而发,他便提笔写下了这首词。

下笔虽淡,触到心上却咸的发苦,寥寥几句,有约不来的失落感跃然纸上。

即便后来他说,我当千嬅是我身上的一块肉。

但在这首歌的时候,他还并不知道<zhī dao>杨千嬅是谁,他也还执念过深。

直到后来他单独<dān dú>取 " 原来我非不快乐 " 一句为书名载文,才蓦然发觉," 原来在快乐中,不必明白快乐 ",原来得不到的,才应该<yīng gāi>不执着。

他将前一句话送给了杨千嬅,此时两人已是多年好友。

你看,我们从当局者迷走到旁观者清,中间原来要辗转这么些年。

04

天上的星星流泪

地上的玫瑰枯萎

冷风吹,冷风吹

只要有你陪

最近才知道<zhī dao>,原来这首从小便听的治愈系儿歌《虫儿飞》歌词也是出自林夕之手。

夏天<xià tiān>,满目繁星,萤火虫,轻风……最简单的意象他也能勾勒出一幅优美的意境,高手<牛B人物>下笔,从不让人失望。

也许<Perhaps>年龄<age>大了不同从前心境,现在再听,那个美丽的童话,脆弱到有点忧伤,我一伸手,风一吹,它便要碎了。

夏天<xià tiān>每年都会如期而至,可是有些梦却不再来了<lai l>。

但是<dàn shì>每听一遍,都像与小时候的自己<his>,再重逢一次。

相聚离开<lí kāi>都有时候

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

可是我有时候

宁愿选择留恋不放手

等到风景都看透

也许<Perhaps>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

他曾经说:王菲是我没有名分的妻子。

王菲信任他也是到了歌我不需要懂,反正是你写的我便唱的地步。

这首《红豆》他专门为王菲量体裁衣而写,细腻浪漫的词,搭缀王菲空灵缥缈的嗓音,遂成绝配,到现在已经<have been>经典了几十年。

爱而不得如何<how>表达呢,林夕把答案都藏在他的歌词里了。

谁人曾照顾过我的感受

待我温柔吻过我伤口

能得到的安慰是失恋者得救后

很感激忠诚的狗

林夕坦言:

写歌词就是要不停<back again>挖自己的伤疤,再在伤口上撒盐。

《七友》一定是将他伤口戳得最痛的一篇,写着写着便哭了出来,他很少这样<zhè yàng>。

这个总是乐观安慰别人的人,自认为理性又强大,却又在深夜<shēn yè>哭到不能自已。

歌曲的典故来源于童话《白雪公主》,在粤语发音中读作《雪姑七友》,雪姑是公主,七友是小矮人。他赋予了小矮人对白雪公主友情之外的守护与情愫,但是保留了公主与王子的结局。

也许这就是成年人的感情世界<shì jiè>,我们虔诚的祈求圆满,却又自觉颇多不般配,心甘情愿做了心爱之人的甲乙丙丁。

我甘于当副车

也是快乐着唏嘘

彼此这么了解

难怪注定似兄妹一对

《钟无艳》林夕给了谢安琪,她唱出来了<lai l>这首歌的灵魂,以至于现今仍流传着一句:男不听七友,女不听钟无艳。

刘向在列女传中有载:" 无盐之女,干说齐宣,分别四殆,称国乱烦,宣王从之,四辟公门,遂立太子,拜无盐君。"

川普也要求?u造商波音公司(Boeing )必须在2021年前备好,比原先2024年完成计划<jì huà>提早了三年
当地媒体还报导,阿玉曾表示不懂为什么大家要大惊小怪,因为她也爱哈米德,愿意嫁给对方
俄罗斯国会外交委员会主席科萨切夫(Konstantin Kosachev)在最近的访问<fǎng wèn>中表示,普丁与川普会面的实际目标,是要让美俄关?S正常化
蒙特雷学院防核扩散研究中心<zhōng xīn>(Center for Nonproliferation Studies at Middlebury Institute )的防核专家杰佛瑞.路易斯(Jeffrey Lewis)指出可以<can>从卫星照片中定位出北韩处理铀的设施
据《路透社》报导,位于尼加拉瓜西部的马萨亚市(Masaya),遭到警察<policeman>和亲政府部队镇压,尼加拉瓜人权保护协会(Nicaraguan Association for Human Rights)会长雷瓦(Alvaro Leiva)表示,至少10人死亡,20人受伤
图片为版权照片,由达志影像供《ETtoday新闻云》专用,任何网站、报刊、电视台未经达志影像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all>转载!

" 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 ",古老的故事与这首歌表达的意思有异曲同工之妙,女生是很好的女生,却只能借友情的名义照顾一个人,明明那个人也知道,却一昧贪恋她的好,又回应不了爱。

身边总有这样<zhè yàng>令人心疼的女生,很想抱抱她,然后劝她去当别人捧在心尖尖上的夏迎春吧,不要<bù yào>当懂事的钟无艳了,但是又无从劝起。

没法说公平,这世上要一瓢饮的人,注定比要弱水三千的人更辛苦。

谁都只得那双手,靠拥抱亦难任你拥有,

要拥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jiē shòu>

曾沿着雪路浪游,为何为好事泪流,

谁能凭爱意要富士山私有

情人<qíng rén>节,初春,大雨天,一个女生在路边冻到瑟瑟发抖,男生看见,便解了风衣,开车送她回家。

他知道她是为了等他,曾经的恋人。

男生作为第一人称的视角,将地点情节都交代的很清楚,分手<就发裸照>之后女生每天来寻求复合,他一直在理性开导女生,语气平淡好似从未动过心,也许感情逝去,剩下的便只是礼貌疏离。

" 其实你喜欢<xǐ huan>一个人,就像喜欢<xǐ huan>富士山,你可以看到他,但是不能搬走它,你有什么办法可以搬走一座富士山,回答是,你自己走过去,爱情也是如此,逛过就已足够。"

这是他后来悟出来的富士山爱情论。

他的歌词写某地,我们便像去某地走过一番,他的歌停在某时,我们也会停在某个时刻,挨着他的温度<attitudes>,轻轻舔舐伤口。

卷入爱情的漩涡里,便总是劝慰别人放下容易,劝自己终不得其法。

05

微博上总有网友问,林夕最喜欢的歌手是哪一个,他把最好的歌词给了谁。

林夕正面回答过 :

" 自己感情的际遇和故事都写给杨干嬅,这些经历总结提炼成智慧后就由王菲来唱,其中的道理让陈奕迅来诠释,最后无法<to be>诠释的凄美都写给了黄耀明。"

其实无论他把歌词写给谁,由谁的嗓音耐心解释出来,我们听到的都是自己的一场: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如果能向林夕提个问题<foul-ups>的话,你会问什么呢?

他作词四千有余,大抵是一生动过的情皆入了字,留给自己的便只剩一个荒芜的梦。

于是有人想问他,一生填词可后悔。

不得而知他的答案,拆得了他的名,解不了他的梦。

但是如果是我,不会后悔。

因为那是我们的狭路相逢,亦是我们的有生之年,只此一次。

文章转载自公众<Public>号余乐鲜声(id:mrsing2018 ) 。余乐鲜声,打造娱乐新世界<shì jiè>。

end

点一下告诉我你在看

相关标签:林夕

朗读者
以上内容由“朗读者”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píng lùn>

相关阅读

分享 返回顶部